杜泽老街

2020-07-28| 查看: |

老街,百年历史凝聚的文化杜泽,因一个不可替代的姓氏而历久弥新。唐初名相杜如晦的嫡孙杜元感迁此定居后,发姓为村;又因地处铜山、双桥两源咽喉,矿工云集,成为衢北一大市镇。作为一方集散之地,杜泽街市繁华,百年过去,杜泽街道因岁月而变老。

1595899341337784.jpg

杜泽老街,由南向北延伸,长度约800米,狭窄而悠长。一道流水穿街而过,上面铺就青石板,匠心独具。街道两侧店铺鳞次栉比,房屋大都保留着清末民初时期的建筑风格,户户相连,片瓦相扣,古朴而优雅,中间只留下能看到天空的窄窄一线。板石铺就的弄堂,两旁斑驳的墙壁,讲述着老街的过去:老街已有百年历史,剃头老店、打铁老铺、杜泽灌肠、桂花月饼,售卖各种生产生活家什的百年老店……累积成杜泽独有的文化。百年的积蓄,岁月精雕细刻着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脸上的每一条皱纹,因为它的老,老街更值得漫步驻足。

1595899510662859.jpg

老街是时间的凝固,不知多少声音和场景在这条狭长的弄堂小街中固化为轻风细雨,物化为春秋故事。解放前衢州的三十九个大集市中,杜泽市是城北第一大市镇,百货骈集,尤以纸货为最,山货商业繁茂,纸为大宗,慢慢改为日市,又发展为农历九月初九至初十二的物资交流会。每逢九九重阳会,老街高跷盛行,扮演者脚各缚一根高达三四米的立杆,化妆成各种人物,在街上行走,疲劳时,就坐在屋檐上休息。老人说,这是北方人带来的玩法,虽已被历史挤到一个角落,但它依然守望着周边通衢大道和现代建筑,默默地坚守和品味着自已的生活。

1595899399758034.jpg

老街,给人一种散漫和闲适杜泽老街弯弯曲曲,对于一个小镇,过去自然不会有规划一说。恰是这弯弯曲曲的街道,给人一份散漫和闲适,走在街上,丝丝缕缕的意境扑面而来,时而还有游人顿足拍照留念。

老街是慢悠悠的,祖传的剃头刀在脸上没有半分钟落不下去,灌肠不到时辰不给你,打铁师傅懒得跟你说无关的话,只顾得低头不急不躁地打量着他的火候,倒是旁边等候的村民,热情地介绍起打铁人的手艺和老街的历史。蹲在木门槛上喝稀饭的汉子,手头端着的或是百年老碗。躺在枇杷树下竹椅上听收音机的老奶奶,管你来来往往多少人,依旧过她的闲适日子。都说杜泽人有“懒人”的光荣称号,实则这里的人可真格个个都是高人。时光在流逝,昔日的孩童如今已满鬓白发,老街却变化不大,与彩灯闪烁、人来车往的新街形成鲜明对比。年复一年,年轻人走出了老街,追求他们新的生活,唯有那些故土难离的老人们,放着儿女们砌的楼房、别墅不住,却悠闲地、津津有味地生活在老街。每当晚饭过后,老街就响起阵阵吆喝声:“老王,还没吃完饭呐?”“张婆婆,出来歇凉哒。”这时,老人们从各自的家里相继走出,他们一手提着靠椅,一手摇着蒲扇,三个一堆、五个一群地聚在一起。隔壁张家说儿子升官了,对门杨婆婆说女儿从国外来信了,前街刘大婶说他的孙子上大学了……不宽的老街上时不时发出一阵阵欢乐的笑声,偶尔还飘出一曲悠长的二胡声,几分闲适、几分安稳、几分宁静。

1595899459794907.jpg